艾揚格大師百年慶之普納行之一


其實是在看一個美國瑜珈老師的網頁,她講自己的研習講一講突然加了一個連結,說是艾揚格家族為大師的百年慶典辦了一個十天的研習。我點了連結,發現只要修習過三年就可以參加。所以我就來了。

行前有去看了觀光門診,還打了一針 A 肝疫苗和拿了瘧疾及腹瀉藥。A 肝疫苗其實需要六個月後打第二針,但我根本是六個禮拜前才做的決定,怎麼可能來得及。但醫生說還是會先產生抗體,還是建議我打。一針是 1600。如果在英國的話,快去打,NHS 打 A 肝是免費的!生活在台灣,離狂犬病很遠,所以就沒打,但我來了之後發現路上野狗好多......

尋人啟事 

(上篇貼過了,但往事只能回味啊......)

我在過去 17 年,即使是出國了 13.5 年,頭髮都是給 Mod's Hair 的酒田則彥先生剪的。八月中還給他剪過,他還跟我說可以撐個三個月吧!結果!才十一月初我要剪頭髮,打電話去預約,接電話的人卻跟我說酒田先生回日本發展了...... 整個晴天霹靂。

首爾帕那司洲際大飯店 InterContinental Grand Seoul Parnas


這禮拜陪某人去首爾出差。首爾江南區有兩家洲際酒店,據他的說法是,這兩家飯店是首爾最好的兩家飯店,其中,帕那斯洲際大酒店 (Grand - Parnas) 又比世貿中心洲際飯店 (Coex) 好。他甚至喜歡首爾的帕那斯勝於東京灣洲際酒店

因為我比他早到,所以就先去辦住房手續。在排隊的時候,旅館的先生一直很親切的陪我聊天。輪到我的時候,發現我男友是貴客,馬上有些惶恐地把我請進小房間裡辦入房手續。我真的不知道這有什麼差,都輪到我了,給我房卡就好了,我不需要坐下來。隔天我去櫃台借轉接頭,一報房號,櫃台的態度也是很微妙的突然恭敬了起來。我其實也就是沾了人家的光,不是我自己的成就而受到這些待遇,所以該惶恐的人是我。

我們的房間在 27 樓,是 Club Premier Room。照舊所有的待遇都升級:

避孕藥如何改變妳的體型


在看 BBC 網站的時候,看到一篇很有趣的文章,我在這裡稍微把我看到的重點整理一下。

這篇文章是在講「How the pill change your body shape 避孕藥如何改變妳的體型」。

變胖或增重一直以來都被列為服用避孕藥可能會發生的副作用。但這件事科學界一直沒能有一個定論。有一部份原因是這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一般嚴肅的科學家也不太會去做這種題目。然後也有科學家指出這是一種很自然的偏見。文中引用俄亥俄州立大學內分泌學家 Maria Gallo 的說法指出,大家成年之後每年大概增重半公斤,這大概也是女人開始服用避孕藥開始的時候,所以有這種錯覺。

身體都知道:鏡子

Picture from quotefancy.com

回台灣後加入的瑜珈教室裡的鏡子讓我不甚習慣。艾揚格瑜珈用很多輔具,但並不包括鏡子。

在艾揚格瑜珈裡,每個人的凝視應該是向內的。我們在瑜珈學到的,應該是你自己身體的知覺,而這是需要時間訓練的。不管是身體的敏感度、方向性,和自我覺察的敏銳度,都是需要長時間一點一滴累積和訓練的。

身體都知道:下犬式 adho mukha svanasana


我運氣很好,身體算是健康,即使已經中年了,也還沒有什麼舊傷或是腰酸背痛或哪裡哪裡痛的問題(敲木頭三下)。離開英國之前,我的瑜珈老師夏伊麗跟我談了好幾回,幫我自己回亞洲後的練習做準備。其中一次,她問我說,「身體有沒有哪裡有問題?」這也是一個練習可以切入的角度。我想了想,也想不出什麼來。

是回來以後,自己在讀 Geeta Iyengar 的 Yoga In Action 的初級講義時,雖然我一般看到體式的益處通常是跳著看,因為也許我對瑜珈的信仰還不夠虔誠,但看到下面這段話我不禁眼睛一亮:

長沙記 (下)

我因為婚禮前三天就到長沙了,所以就自己先到處看看,我同學的親戚們都覺得我好厲害,因為我完全靠步行和公車自己四處走。

太平街


長沙記 (中)

婚禮的前一天,我同學安排了和我她幾個在中文大學的同事、伴郎、和男方親友一起在長沙觀光。伴郎是台大的學弟,小我一屆,大概是年紀相仿,我們讀過、學過的東西好相近!

因為事先沒給行程表,伴郎一上車就問我同學說:「我們要去哪?洞庭湖嗎?」我同學覺得好好笑:「你怎麼跟卡蘿 (就我本人) 問的一樣!你們臺灣人怎麼都覺得這裡有洞庭湖啊!」我之前在排行程的時候的確有問過一樣的問題,不知道怎麼就覺得那裡有洞庭湖。本來想說我大概就記錯了,結果學弟也跟我記的一樣,所以真的不是我個人的問題,哈哈哈。

小偷家族 - 「既悲哀又美好。生活就是這樣。」


是枝裕和是我最喜歡的導演。雖然也不是每部片我都喜歡,但我總是喜歡他細膩鏡頭下的溫暖與餘韻。

前天去看了「小偷家族」,非常的喜歡,覺得能夠看到這樣的電影真是太幸福了。

故事的情節其實非常的簡單。沒有血緣卻因緣際會的湊在一起的一家子發現了被家暴的小女孩由里,把由里帶回家後不忍她回家繼續被虐待,就把她留在家裡了。後來因為被發現了,一家人就分崩離析了。

長沙記 (上)

我的中國初體驗就獻給我同學的婚禮了。

大家都覺得好特別,因為一般去長沙的人不多,而我甚至不是為了出差或觀光而去。 大家都說感情一定很好,而我說起我同學都覺得自己要驕傲起來了。我同學人漂亮又高挑,個性超級好,現在在香港某大學當教授,是嫁給台灣人,我都覺得是我們台灣賺到了。

在長沙機場證件查驗的時候,我還傻傻地把護照跟台胞證一起拿出來。前面剛好是個要到江西出差的臺灣人,他小小聲的跟我說:「把護照收起來,他們不想看到這個。」

東京灣洲際飯店 Intercontinental Tokyo Bay


上個禮拜陪某人去東京出差。因為他的緣故,我跟著雞犬升天,有幸可以住到東京灣洲際飯店。

他因為是常客,一個月可能有半個月住在這裡,所以總是被升級。我的班機比較早到,到了櫃台報他的名字,櫃台的人查都沒查就知道我在說誰,還打了通電話,提到他的名字,而且是就隨口說出他的名字,電話那頭的人馬上也知道在說誰。我這幾天因此格外注意自己的言談舉止,維持自己和他的形象。也因此此篇文章的圖片很少,因為有些場合實在不適宜拍照。

關於「學習」這件事

去吃晚飯的時候,隔壁桌的太太過來問我要怎麼用 LINE 傳聲音檔,她有一個一個多小時的錄音檔要傳給朋友。說來尷尬,我用 LINE 都只用最基本的功能,沒傳過錄音檔。

我花了幾分鐘幫她把錄音檔傳出去時,兩人不約而同的「耶!」了一聲。

太太回去她的桌子,喜孜孜的跟她先生說:「我今天又學到一樣新的東西!」她先生一臉興趣缺缺的樣子,但太太還是很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