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洗腳水


因為要搬家了,打包的時候看到這張照片。

寄了照片給某人,說我第一次出國,我當時洗腳水。他回說看到照片覺得很有趣,說看到照片覺得很像又不一樣,畢竟他認識我時我都洗腳水 + 20 了。但更有趣的是,他 99% 確定這張照片在哪裡拍的,有樂町車站對不對!因為他今天剛好走過同一處!

我想他比我更明白我的人生,哈哈哈,因為其實我不知道那是哪,但我確實記得我跟朋友們當天去有樂町吃吃到飽,幾個女孩吃完飯決定要拍照。所以我也是 99% 確定他是對的。XD。

完美的2017句點在加拿大


做夢也沒想到我會一個人去滑雪。

我妹妹現在在加拿大班夫打工渡假,我趁著聖誕假期來看她。我之前根本沒聽過班夫這個地名,以為就是個小地方,看了地圖知道有個國家公園在這裡,這就是我僅知的班夫了。結果工作電話面試的時候,考官聽我說要去班夫,馬上問說是要去滑雪嗎。之後同事們問起,一聽說要去班夫,每一個人都反射動作似的問說是要去滑雪嗎,我才知道這裡是聲名遠播的滑雪勝地。

舊友相見

亨利說這張跟我本人不太像,想再重照一張,大概意思是本人比較漂亮的意思吧哈哈哈。

本部落格的長期讀者大概會記得我有一個香港同學亨利。亨利畢業之後就回香港當銀行家,有年來台灣的時候我剛好也在台灣,就一起約出來玩。後來不知怎麼我們就斷了聯絡。這一陣子我一直想到他,想到當年在英國已經住了13年的他一直嚷嚷他討厭這個國家。轉眼之間,我居然也在這個國家住了13年,完完全全像重覆他走過的路一樣,我現在完全了解他當時的心境。

身體都知道

歌文不符。只是最近突然想聽陳曉東的歌,聽一聽不知怎麼就覺得好像回到在台灣的時候,有一種回到初心的踏實感。


上個禮拜二,11月28日,我終於可以自由的做頭倒立了!

之前學了十年瑜珈從來沒有學會頭倒立,因為我是那種對危險動作會很怕的人。所謂「危險動作」的定義很廣,像是我在到劍橋之前是不會騎腳踏車的,因為怕摔;滑雪的時候其實都會怕,都要等週邊沒有人才敢滑,而且也很怕速度感。諸如此類。這些東西其實小時候學最好,因為小時候比較不怕死,但本人早慧,很小就怕摔,所以學了幾次都不了了之。

兩年來的艾揚格瑜珈經驗(下)

Image by Zen Icknow/CORBIS

我在台灣的時候,每天都往外跑;到英國之後變得超級宅,特別是在冬天的時候,冷得要死,特別是回到家之後要再出門需要很大的意志力。而英國的冬天特別長,一年大概有十個月是冬天,像今年八月中就下到十五度以下了。今年夏天只有兩個禮拜,四月去日本的時候本來有想買一件洋裝,但想想我的洋裝數已經大於英國每年夏天的日數,就算了。

之前寫過我在學搖擺舞 Swing,但後來冬天九月到了我就停了,一方面也是我沒有很喜歡去上課,怎麼說呢,我自己有點眼高手低,課上得都很基本,沒有我想像的可以一直在那個自由自在的轉圈圈,我就不是一個天生有自然律動的人,就覺得沒有我想像中那種拉著裙子跳的快活。而且我個性古怪,不太喜歡需要跟別人在一起的活動,這個舞需要跟別人一起,但老實講我不是很喜歡跟男生跳舞,很多男生身上或臉上都有我個人不太喜歡的味道,還有人會吃完大蒜之後來上課的,讓人很無言。雖然我現在的瑜珈課班上也有個女生幾乎每堂課都會放超臭的屁,明明長得漂漂亮亮,完全是排球隊漂亮女生的樣子,前天上課前去拿輔具時走她後面,她又放了一個,我看還沒上課就馬上先奪門而出呼吸新鮮空氣。

兩年來的艾揚格瑜珈經驗(上)

Tadasana 山式 -可以說是所有瑜珈體式的基礎,就連頭倒立,也應該是這個站立姿的上下顛倒。圖片是 Light On Yoga 來的。

這一年多來,我的生活都是繞著艾揚格瑜珈打轉。一年半前,我寫過一篇「我的瑜珈新世界」稍微提到了艾揚格瑜珈。我房東太太聽我說我在練艾揚格瑜珈,馬上就說,「聽說是最嚴格的那種瑜珈對不對!」其實我也沒有把所有流派的瑜珈都做過,所以沒辦法肯定,但是這的確是我做過的最有要求的瑜珈了。

艾揚格瑜珈是由艾揚格老先生的教導,一脈相承,全世界的艾揚格瑜珈老師教的都是同樣的系統出來的,當然每個人的領悟與練習也會讓教學有些許的差異,但基本上是同一套心法。艾揚格老先生自小體弱多病,他姐姐嫁給另一個瑜珈大師克里希納馬查里亞 Sri Tirumalai Krishnamacharya,看他這樣很不行,就叫他來學瑜珈,結果他越學越勇健,還開創了自己的一條路。克里希納馬查里亞的教導非常嚴厲,艾揚格在年輕的時候因此受了很多傷,但也因此讓他開始思考如何改進,也因此發展出自己的一套系統教學,可以讓大家安全的做瑜珈

Top of the Pops


這幾年突然變成了桑田佳祐的粉絲,超喜歡超喜歡他的歌!雖然我已經過了那種會去認真查字典的少女時代,所以老實說,我其實都不太知道他在唱什麼,就算是看翻譯也都看不太懂,但他的音樂和他的聲音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我跟日本朋友泰子說我們台灣基本上老歌手都沒什麼年輕人喜歡了,她就說她們桑田到現在都還是很紅!我說我知道,文化真的差好多。日本的老人都還走在時代的尖端上,看他演唱會的宣傳網頁還穿粉紅色的褲子,台灣同年紀的老先生要嘛就深色西裝褲要嘛就牛仔褲。

「敵人的櫻花」-生命中的那隻羊


週末的早上在床上看完王定國的「敵人的櫻花」。王定國的文字真的是充滿了濃濃的台味,有一種台灣三、四十年前的味道,還有滿滿的社會感。

認真說起來,我也不是真的很喜歡這個故事,不管是主角的太太秋子或是後來來撩撥主角的敵人的女兒羅白琇,我都不太喜歡,覺得這兩個女人很莫名,但王定國寫起來就一副這兩個女人很令人疼惜的樣子。這大概也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別吧!但我喜歡他寫的配角馬達老闆,充滿了生命力。後來馬達老闆回憶說當初主角去應徵的時候,一副完全沒有家人的樣子,對比馬達老闆自己快被整家人快煩死的樣子,這段對比我覺得好有意思啊!人跟人之間的遭遇真的差好大啊!

「背離親緣」上册

圖片這裡來的

久聞「背離親緣」大名,回台灣的時候帶了厚厚兩大册回來,想說這麼厚的書,原文版的我應該不會有耐心看完。目前看完上册,短時間之內應該還不會看下册吧!內容實在太紮實了,而且每一章都不是輕鬆的內容。上册不含註釋有 388 頁,而且書頁似乎比一般中文書都寬得多。

這本書說的是有特殊兒童的家庭。一般從父母長輩那承襲的特徵是「垂直認同」,像是跟國族相關的文化啦,膚色啦,很多時候宗教和政治認同也都是因為父母的影響。但有一些個人的特徵是跟個人自身擁有的重要特色有關,跟血緣家人沒有太大關係,所尋求認同的對象通常是跟社會上有相同特色的人,這是「水平認同」。會有「水平認同」的族群就像是同性戀,神童,有身心障礙的人等等。這本書在談的就是跟「水平認同」有關的族群。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教練


本部落格的長期讀者大概會記得,我在臺灣的時候有非常喜歡的健身教練丹尼斯,每個星期上十三堂他的課,下雨天也會去上,SARS 的時候也冒著生命危險去上。我前幾天才發現他現在變成天后們的專屬健身教練。吃驚是有點吃驚,畢竟發現以前認識的人飛黃騰達了,心裡不免有:「啊! 我認識那個人!」的膚淺想法。

我的小孩

清晨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夢到十五年前教過的家教學生,看起來很快樂,清爽的笑笑的,帶了我去了很多地方。整個夢滿滿的祝福感,也許是我這輩子最過感覺最好的夢。醒來還有些不可思議,想想這個孩子大概也三十歲了,也許要結婚了,在開始新生活前回想了自己前三十年的人生,想起了我。我希望我曾經對他的人生帶來一些正面的影響,讓他想起我的時候還是些美好的回憶。

教到這個孩子跟他妹妹,是我倒了兩年楣之後,運勢終於要上升的時候。在那之前,連找家教都遇到一堆阿里不達。甚至有一個學生,家裡很有錢,上面兩個兄姐都送到美國唸書,家裡還請外勞,我上沒幾次課就發現他們讓外勞睡陽台!!!!! 那個陽台就是鐵窗陽台,大概就是一公尺乘四公尺大小,一張單人床,外勞的家當就在那個空間。陽台就是陽台,基本上就是風吹雨會淋進來的地方,我看了真的很傻眼,那天還是寒流來的時候,我完全不敢置信的問那個小孩,「妳們就讓阿姨睡陽台?」那個小孩臉很臭的回答我說,哥哥姐姐放假還是會回台灣,所以家裡沒地方讓外勞睡。然後再下次上課就說我太溫柔了,所以辭退了我。我想說沒關係,這種不把人當人看的家庭就算了,錢結一結就好了。我一般沒在算錢的,通常是小孩們說多少就多少,但那次,我突然福至心靈,一出她家門,就在電梯裡算起錢,結果大大短少。我回去問,那小孩才說,她媽說第一次上課算試教,不給錢。這種刻薄人這樣說也不意外,但是,這樣數字還是不對啊! 她媽每堂課時薪都自動比當初說好的減五十。那小孩說她身上沒錢,叫我之後再去領。說完就在我身後用力關上鐵門。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2017 日本北陸] 行程


三月底在查看未來一個月的工作時才發現今年的復活節這麼早,更重要的是復活節後緊接著五月一日的國定假日。雖然新年才剛放過假,雖然我妹過年才剛來看我,但我鬱悶到不行的心情讓我馬上就訂了回台灣度假的機票。

回台灣順便去日本似乎已經變成不成文的默契。才跟我妹說我要回台灣了,她就很慌的說:「又要去日本了嗎?」然後丟給我兩個選項:北陸或是北海道。因為我不會開車,我妹又剛拿到駕照,一下要她右駕也太強人所難,所以就決定了北陸。去北陸只是她當初不知為何一閃而過的念頭,決定要去了之後,她才發現最近台灣大打北陸行程的廣告,連外婆做對年的時候回外婆家,小舅舅都說他們也剛好要飛北陸,要去黑部立山。